商业,实体商业>

2018年服装企业并购案回顾:几家欢喜几家愁

记者 王玥

2019-01-11 10:06:35中国商报/中国商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3,604

QQ截图20190111095805.jpg

中国商网 唐砚/摄

中国商报/中国商网(记者 王玥)2018年可谓是服装行业回暖的一年,无论是男装企业还是女装企业均有所作为,其中,并购是服装企业普遍存在的拓展业务的方式。在过去的一年里,有哪些服装企业进行了并购,企业对于并购的态度如何,现在的经营状况又如何呢?

只买“想要的”

纵观服装行业的收购案例,符合自身业务需求并给企业带来业绩增长的还是大多数。而其中最为突出的企业是浙江森马服饰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森马”)。新年初始,森马豪掷2100万元与KIDILIZ GROUP成立合资公司,以经营、KIDILIZ GROUP旗下品牌并销售其产品,发展相关业务。值得一提的是,森马在2018年的并购思路均与此次相同。

2018年5月2日,森马宣布通过全资子公司森马国际集团(香港)有限公司,以自有资金约1.1亿欧元(约合8.44亿元人民币)收购SofizaSAS100%股权及债权,进而达到收购Kidiliz集团全部资产的目的,去年10月1日双方完成交易。在童装行业持续维持高增长的森马在童装领域攻下一城,深入试探国际童装。

2018年5月27日,森马服饰出资2295万元与温州佳诺服饰有限公司等各方签订《合作框架协议》,共同投资设立合资公司浙江森乐服饰有限公司,合资公司设立后,森马将购买温州佳诺所持有的“COCOTREE”品牌的注册商标权与部分设备,发力青少年服装市场。

此后的9月13日,森马宣布拟与美国华裔设计师Jason Wu(吴季刚)母公司JWU,LLC.签订《认购协议》,拟以每股0.70美元认购JWU,LLC.新发行股份7,104,140.37股,合计500万美元(约合3427.30万元人民币)。交易完成后,森马将持有JWU,LLC.11%的股权。由此可见,无论是童装业务还是休闲服装业务,森马的并购均没有改变旗下的两条运营主线,在原有基础上,推动多元化的进程,并深耕童装领域。

当然,这样的并购路线也给森马业绩上带来了明显的增长。森马发布的2018年三季报显示,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增长了21.41%和25.66%,第三季度单季分别增长了17.25%和26.41%。多家证券分析报告均表示看好森马未来发展,亦肯定了森马在童装市场的地位。

和森马有相同并购效益的还有本土高端女装品牌——深圳歌力思服饰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歌力思”)。2018年8月31日,歌力思出资800万元与比利时设计师Jean-Paul Knott共同投资设立合资经营企业,在大中华区(经营管理比利时设计师品牌JeanPaulKnott,交易完成后将持有合资经营企业的80%股权。同年11月8日,歌力思通过全资子公司完成收购华悦国际控股有限公司(简称“华悦国际”)持有的香港唐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(简称“唐利国际”)的10%股权,交易金额为1.54亿港元。

而在此之前,歌力思致力于海外并购,旗下已拥有德国品牌Laurèl、美国潮品牌EdHardy、法国品牌IRO、薇薇安谭,2018年再增加JeanPaulKnott与唐利国际,进一步提升了国际品牌的覆盖率。实际上,这也符合歌力思高级女装的定位,以及着力打造国际一线女装品牌的目标。

当然,因并购带来的效益也使歌力思的业绩相对好看。数据显示,歌力思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7.36亿元,同比增长了25.87%,净利润实现2.68亿元,同比增长了32.58%。从收购来看,歌力思业绩增长大部分来源于新品牌,它们的营收占比超过了50%,逐步成为了集团新的业绩增长点。

盲目买买买

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为“拉夏贝尔”)于2017年9月回归A股后,在2018年1月就完成了第一笔并购。当时拉夏贝尔宣布以5200万欧元收购法国VIVARTE时尚集团旗下女装品牌Naf Naf SAS 。随后在2018年11月26日,拉夏贝尔发布公告拟出资3534万欧元(约合2.78亿元人民币)收购LaCha Apparel II Sàrl60%股权,从而间接收购Naf Naf SAS 60%股权。交易完成后,拉夏贝尔将持有Naf Naf SAS100%股权。

据悉,拉夏贝尔对Naf Naf SAS的并购是想通过Naf Naf SAS打开国际服装市场,以拓展国际业务,创造新的增长点。但是,VIVARTE虽是法国本土较大规模的时尚品牌,但自身业绩并不亮眼,甚至近十年一直处于债务泥潭之中,以不断出售旗下品牌、裁员和关店的方式维持生计。而2018年8月,拉夏贝尔又为NAF NAF借资500万欧元帮助其发展。目前两公司能否共同发展尚未可知。

不得不说,拉夏贝尔巨额并购一家经营并不好的公司,自身也受到冲击。拉夏贝尔这几年来业绩一直呈现疲软态势,且只增收不增利。公开资料显示,2016年和2017年拉夏贝尔净利润分别下滑了13.5%和6%;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了29.58%。在业内看来,如何提高公司盈利能力是拉夏贝尔的首要任务,在此基础上再去收购Naf Naf SAS本身就具有风险,而拉夏贝尔能否借助Naf Naf SAS打开欧洲市场目前还很难说。

并购效果不理想的当然不只拉夏贝尔一家。2018年10月,国内女装品牌ICICLE母公司上海之禾时尚集团法国子公司ICICLEPARISMODE以650万欧元(约合4798万元人民币)买下品牌Carven。同时,上海之禾还为Carven的复苏追加800万欧元(约合6397万元人民币)的投资,交易完成后Carven在品牌战略和设计上都继续保持独立。但Carven近几年的经营的状况并不乐观,花大价钱买下经营不善的标的公司,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都是考验。

而复星国际收购亏损状态的标的公司也让人担忧。2018年2月22日,复兴国际以1.2亿欧元(约合9.38亿元人民币)成功收购了法国奢侈品牌Lanvin。随后的5月4日,复兴国际正式收购奥地利丝袜品牌Wolford的51%股权,交易价格为5500万欧元(约合4.3亿元人民币)。复兴国际尽管加大在奢侈时尚行业的投入,但由于Lanvin与Wolford在复兴国际收购前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经过复星国际收购重整后亏损状态依然,不难让人怀疑其能否成为复星国际新的业绩增长点。

“疯狂”并购后决定慢下来

不可否认,在收购时尚品牌的消息中,能与复星国际相提并论的也只有山东如意集团(以下简称“山东如意”)了,但相比复星国际的持续“买买买”,山东如意决定先琢磨如何把手上的“牌”打好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而经历过多次收购后,决定慢下来或许是个正确选择。

2018年2月9日,山东如意从欧洲投资巨头JAB集团收购瑞士奢侈品牌Bally,据悉,价格高达7亿美元。数据显示,Bally去年利润创近10年来新高,预计在美国销售额增幅将超过20%,远高于去年的14%。业内人士认为,Bally品牌正成为如意集团的赚钱品牌。

同年4月,山东如意还以51.38%的股份控股利邦男装。之后的7月,山东如意再次入股寺库集团。据了解,山东如意是国际时尚市场上并购最为活跃的中国买家之一,也是中国国内最有可能成为世界奢侈品巨头的集团之一,被称为“中国版的LVMH”。在过去三年中,其以超过40亿美元(约合271.50亿元人民币)的投资先后收购了旗下拥有Sandro,Maje和Claudie Pierlot等品牌的法国时尚集团SMCP、英国风衣品牌Aquascutum、包括面料制造品牌LYCRA莱卡在内的美国聚合物及纤维供应商Invista旗下的服饰和高级纺织品业务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山东如意近日表示将在中短期内减缓接下来的收购速度。山东如意董事长邱亚夫公开表示,公司将在接下来专注于整合现有品牌,未来也只考虑购买有利可图并且具有高增长潜力的品牌。这也从侧面显示出尽管山东如意完成了多次收购,但是对于收购品牌后的盈利能力还不满意,未来比起增加收购行为,山东如意更倾向与将手中的“牌”打好。邱亚夫表示,“在品牌实现盈利上,如意愿意等五年,同时会一直为品牌提供帮助。而在建设奢侈品集团方面,如意愿意等五十年。”

当前,服装行业的收购标的公司多为相对成熟的品牌或企业,这些公司在渠道、经营经验、拓展品牌方面能够起到积极作用。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表示,收购一个相对自身更高端的品牌,会对公司自身形象和产品结构有一个提升,中国服装行业的并购还谈不上很成熟,但确实进入了一个新阶段。

实际上,服装行业马太效应愈发明显了,这就意味着行业巨头发展将更好,弱者也将越弱。在业内看来,收购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帮助服装企业迅速增加新品牌,丰富品牌矩阵。收购海外品牌亦能将品牌影响力到海外市场,为国内服装品牌出海做铺垫。但买来的品牌如何做到本土化也是亟需解决的问题。

光大证券分析师李婕认为,行业领头企业以及长期发展战略明晰的公司值得关注。

责任编辑:唐砚 除中国商报、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

澳门博彩娱乐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