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家>

山东济宁:民企修路后遭政府拖欠四年 曾多次被“套路”

记者 李海洋

2018-11-13 17:49:16中国商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1,749

 本报记者 李海洋 济宁报道

“要高度重视三角债问题,纠正一些政府部门、大企业利用优势地位以大欺小、拖欠民营企业款项的行为。 “要抓紧开展专项清欠行动,切实解决政府部门和国有大企业拖欠民营企业账款问题。”进入11月,中央三令五申强调解决政府拖欠民企款项问题。

《中国商报》就营商环境进行调查时发现,中央一再要求解决的政府拖欠问题,在基层政府的具体个例中,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另一面。以济宁金乡为例,民企在完成修路等项目后,又被政府“以地抵债”,对债务进行“转化”。

最终,民企被拖欠四年后,2018年8月,当地成立了以副县长牵头的工作组,专门处理这一负债问题,但该小组成立至今已有3个月,尚未有任何文件形成,未见任何实质进展。

记者从当地核实,2014年7月,上海世博会赞助商、知名景观企业上海东沃景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东沃集团”)完成济宁金乡重点工程,并随即交付使用。金乡政府在当年10月30日和2014年11月10日对工程总费用予以确认,合计人民币11,384.36万元。

据了解,双方曾签订《金乡县莱河-老万福河、太康湖景观设计建设项目投资建设合作协议书》,约定滨河二环工程建设项目总投资额约2.63亿元。执行中,金乡县生态湿地景区管委会与东沃集团作为联合招标人,就金乡县滨河二环工程建设项目一期道路设计、施工发布招标公告,东沃集团受委托,代表金乡政府代理管理工程进度质量安全等,并负责支付工程款项。

但在2014年末确定工程费用后,金乡方面却一再拖延支付。到2017年时,金乡政府提议,用当地供电局家属院片区的改造项目土地,抵偿上述债务。双方随即签订《金乡县老供电局家属院片区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地产综合开发协议》,约定该地块的土地出让金,由工程投资款充抵。

2017年年底,金乡县政府又向东沃集团借款2000万元。“他们当时提出要确保我们公司以底价摘牌棚户区地块,借款是作为保证金,用于支付该地块的拆迁补偿款的。这笔钱在土地招拍挂开始后将充抵投标保证金。”东沃集团相关人士称,他们随后按照政府要求,为棚改项目做了规划设计和项目地块围挡工程。

“给政府做工程被欠款,为了拿到欠款,继续按照政府要求去拿地,但之后才发现这是更复杂的一个坑。”相关人士称

但在上述地块土地摘牌时,金乡突然违背此前承诺,要求东沃集团先全额缴纳土地出让金1.9712亿元,作为投标保证金。

由于此前已被拖欠工程款,东沃集团选择与碧桂园山东公司合作投标,委托碧桂园的关联公司联合摘牌。

“他们说摘牌后,土地款会退回来,以支付我们工程投资款。”东沃集团称。最终,2018年2月8日,相关土地被摘牌,但金乡县政府在收到全额土地款项后,并未向东沃集团支付所拖欠的工程投资款项。

“当时正值年关,很多施工建设单位急于要求付款,搞得我们的人被工头追着要钱,非常尴尬。”东沃集团称,当地政府主要负责人曾再三承诺尽快解决,但却始终无进展。

2018年初,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数次强调改善营商环境,赢得舆论称赞。但东沃集团称,其多次与当地政府协商,均无进展。期间,有媒体报道称,金乡在4月份时向媒体去函称问题已经解决,但随后这一说法被证实系编造。

记者从当地了解到,8月份时,金乡曾成立由副县长马琨生、财政局局长刘昌胜为组长、副组长的工作小组,专门处理东沃集团债务问题,但过去三个月中,除有过几次会面外,工作组未形成任何文件,更未有任何实质性进展。

“我们列出了详细的表单,讲清楚每项债务的具体情况和金额,但金乡方面至今没认真谈这个表,也没有任何确定性的表示。”东沃集团方面具体负责沟通此事的人士透露,他们也曾提醒金乡,这些债务随着时间推移,其财务成本会进一步增加,届时给当地财政的压力会更大,但政府似乎不以为意。

截至发稿时,记者先后致电、短信金乡县委书记董冰、县长郑士民,均未获正面回应。

金乡县马琨生副县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,工作组成立后,与企业有过会面,至于何时解决该问题,他未给出确定答案。

东沃集团该项目负责人汪奕华女士告知记者,自己作为集团负责金乡县投资问题处理小组的组长,自从金乡县政府工作处理小组成立以来,截止中秋节之前,金乡县财政局局长刘昌胜主持开了四次的会议,随后就不了了之了。迄今,政府方面未能给出任何确定性的答复和意见,更别提解决方案了。

责任编辑:李海洋 除中国商报、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

参与讨论

请登录后讨论

提交评论

最新讨论

澳门博彩娱乐平台